ShellBin's World

柠檬纪年

身为版权不齐网易云音乐用户,偶然在QQ音乐听到了杨幂的《亲幂关系 Close to me》这张专辑,虽然不记得上次听是什么时候,但怎么数都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第一次听的时候那些事情印象害蛮深刻。

🍋

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刚刚初中一年级,度过在初中阶段第一个元旦联欢会。也是同学们可以合法拿着各式各样的手机平板播放器的时候。

记得当时有同学带着 iPod touch,里面 iOS 端 QQ音乐的云朵状背景图片到现在还是相当难忘的;也有同学带着 iPad 来学校,见识到了只在广告中看见过的双人水果忍者;甚至还有一个同学带着一台联想的 Y460 笔记本电脑,有个小小的触摸栏,可以设置各种快捷手势,这样的设计理念还蛮接近 Touch Bar 的。

虽然那时候自己也不是很懂这些数码产品的功能性能和品牌。但对我来说,有个可以随时下载歌曲在线播放甚至看起来还有些炫酷的设备这件事就太令人羡慕了,所以理所当然,这首在这一时期听到的歌便在不知不觉中,和这样的柠檬色记忆联系在了一起。(虽然提起本兮许嵩徐良汪苏泷什么的也大概差不多,甚至还有同学推荐给我的《彩虹糖的梦》)

Continue reading “柠檬纪年”
Posted in 希尔日志, 空想主义柠檬纪年有2条评论

最近在 Shell 身上发生了什么?

自大学来罕见的十月份在家,那么在家的 Shell 除了预定的学习日常还做了些什么呢(

十月上旬

爬山,出游,走了很多的路,也是这个月活动最多的时候,拍了一些小视频(也懒得剪辑)

照片被压缩坏掉了…好难看的颜色

修好了打印机,除去做了早就想做的小药盒和奇异人生里面的照片以外,还用 A4 纸和相纸都打印了很多的可爱图片,不过最后基本都送给妹妹了。(六个妹妹其中的两个)

Zephray 的 iBook G4 被我换了硬盘,顺便装了臭名昭著卡的要命的 leopard
过去的那个硬盘总是莫名出现未响应的情况,但原计划要换的固态硬盘因为不认盘就换了一个更大一点的机械。希望所有想要换硬盘的人先测试再装机,太难拆了。

Continue reading “最近在 Shell 身上发生了什么?”
Posted in 希尔日志最近在 Shell 身上发生了什么?有2条评论

安利快捷指令(毫无说服力

可太惨了,终于到了给自己高中划水买单的时候了;到现在为止已经在正式专升本的大坑里挣扎了将近两个月,每日的学习像极了JK,就很忙。

这段时间也没有什么时间用电脑的, 手机用多了才发现 iOS 的快捷指令用起来也是意外的顺手。 虽然使用体验可能甚至不如计算器开发,但毕竟可以联网,搭配各种 API 足以在手机上实现所有想要的功能。那段时间所有的课后瞎玩基本都是围绕快捷指令展开的。通过抓包分析,然后在快捷指令里面构建 POST 和 GET 请求就实现了教学楼和宿舍楼的二维码饮水机的快速取水,就很高端玩家。

当时留下的一维/二维码生成 API
https://shellbin.me/lib/playground/barcode.php
可以使用 get 或者 post 方法访问,主要有三个参数
f(图像格式), s(编码类型), d(编码内容),下面是一个简单的例子:
https://shellbin.me/lib/playground/barcode.php?s=jpeg&s=code128&d=kawaii

Posted in 希尔日志Leave a Comment on 安利快捷指令(毫无说服力

大脑升级——手机再度进水

这样的情况显然不会有图片了(
这样仔细一想我现在真的只有主役 iPhone 7 可以用的,备机是诺基亚新105,什么功能都没有的功能机,就比较惨。

这次写这个东西主要是为了向我的手机提出道歉。这是我这个月第二次把手机弄进水了。其实 iPhone 7 本来是防泼溅的,然而架不住我已经拆了这么多次,屏幕封胶也不是原厂的了,显然会出现一些问题。

Continue reading “大脑升级——手机再度进水”
Posted in 希尔日志, 电子垃圾大脑升级——手机再度进水有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