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死后

​在我死后,第一件事先把能用的器官捐掉,然后直接拉去火化,越快越好。把骨灰拿个塑料盆兜回我事先找好的一片空地,把还在乎我死活的人召集来。
遗照要用笑得满嘴牙花子的那张,放在入口处。

如果有遗言,那就录下来播给大家看,重点谈谈我这一生是如何的欣喜满足、以及对诸位的感激,如果是莫名其妙把自己玩死了,那就跳过这个环节。

接下来,任何认识我的人都可以上台说一件和我在一起发生过的很美妙或者很糗的事情,如果手上有我犯傻犯二的照片或视频我生前一直拦着不让公开的,这个时候都可以随便爆出来。当然在话筒后面一定要放一张我斜眼看过来的照片 ( ﹁ ﹁ )

还有葬礼怎么能没有乐队呢?我准备找几个唱歌最难听的朋友,上台合唱《好汉歌》,嗨嗨嗨呦嘿嘿。再抓几个会乐器的朋友给我弹《Game of Thrones》的主题曲。剩下随便怎么搞,如果最后还能来一个坟头蹦迪就完美了。唱歌是双倍的祈祷。
最后给我最亲近的朋友们发铲子开始挖坑,用我的骨灰作为肥料,在上面种上各种小树苗,要有桂花,还要有果树。这样几年后,如果还有人想我,春天可以来我的桃花树下喝杯啤酒;夏天可以带着孩子吊床在桂花树下乘凉;秋天可以来摘果子吃;冬天可以来堆雪人。
希望大家可以在我的葬礼上笑得合不拢嘴,这样我给大家最后留下的感觉不是尸体的冰冷或是抵抗不了自然规律的无奈,希望依旧在乎我的人不会因为我的转型而感到落寞,应该是只要想起我,就有一种暖暖的力量从心里升起来。因为此时的我比任何时候都要自由,而只要还有人记得我,我就会一直在小树林等他。
大家挖坑种树的时候一定要高唱《国际歌》!!!!!

Mark-1602万年历程序

因为诸多原因,这篇文章不会详细介绍这个万年历的实现程序和制作中的各种trick,甚至就连程序都不是最终的成品版本。但是又为了使阅读直观,还是从聊天记录找了几张曾经发给朋友的图粘上来了。首先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项目的重点在于高度利用的存储空间(其实是为了浪费一下多余的11F02E),而功能实现什么东东都是很次要的东西。

最近@Zephray开坑了基于这个项目衍生的计划:使用EEPROM作为程序空间,实现方式是自定义的简易脚本语言,很清真。

先上图片:

(没有图片了因为图床炸了)

这些东西都很久以前的了,现在变得不太一样了,不过还是具有参考价值,再附上一个同时期代码

继续阅读Mark-1602万年历程序

拜拜Internet

还有12天就要开学,开始我高三的第一个学期。

高三真的是一个被社会各个方面吹得神乎其神的一学年,无论怎么样,你都能感觉到并不属于其本身所带给你的压力,正像是题目那样,我即将全身心投入到学习,或许和你们联系的很少,又或许这一年都不会和我有什么联系,虽然此时我还有这样哪样的坑没有填,但我总是要想个办法先不要去考虑这些坑,只管自己学自己的东西。

其实我在班里和大多数同学的关系并不好,也没有什么有相同爱好的人,至于毕业这种事我也是完全无感的。况且两年下来分了两次班,换了四次组,本来这种小组制度就极大限制了你的交际圈,我还身处文科班,然而不仅仅是这样,就算是男生,他们每天都玩的王者荣耀和LOL就不是我的菜,所以自然少了些共同语言。说实在,我看不起这样的游戏。大概你们也会有产生对我的反对意见的吧。

我会在开学之后平时用非智能机,或者说我的联系方式已经完全缩减到了Phone Only,如果真的有什么事要找到我,请联系Zephray,他或许知道我的手机号,毕竟有N次的快递来往了。但其实换手机这件事并不是我发起的,这个还要@Wendy才行,我认为换手机只是一种降低效率并限制自由的事。因为我有经历过相当一段时间的没有手机的时候,我懂得,如果不想学习的话话,你有1000种可以玩的花样,这就尴尬了,说到这里,我就想讲一讲我在初一和初二时候的事,其实当时也不能叫没有手机,顶多是不能上网。

初一上半学期的时候,我是一直在玩诺基亚6500s,不得不说这是一款很优秀的非智能机,那个卡尔蔡司认证的镜头,拍出来的答案照片真的是名不虚传(这大概是我最一开始的经历了吧。
初一下半学期的时候,我拿着自己买的昂达平板电脑,配置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全志A10,512内存,8G存储,可以插卡扩展,8寸屏,其实那个时候我也只是稍微懂一些电脑,对于数码产品的了解还非常淡薄,我没有什么Cortex-A7或者什么A9一类的知识,不过照样玩得开心,当时一向觉得那个平板电脑的配置可真高啊,实际上也就是那样…..当时天天抱着玩游戏直到我初二时候,它坏了。
也是因为数码的极度匮乏,我开始研究单片机技术,倒也好玩,直到初三下半学期,我买了酷派8122才算是完完整整地进入了智能手机时代。总之,各种玩法还是特别多样的,不过再如何,今年我是不打算玩了啊,好TM心酸。。。

不知道一年后我会怎么样,我身边没有人经历过高考,我不知道这些细节,只能道听途说知道了高考确实是一件挺累人的事情。大概就是做题和上课的循环吧。我现在顾前顾后,犹犹豫豫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对各种事物的判断,我会在面临困难时想起初三的种种美好,所以也会在做一些重要决定的时候因此贻误时机。不管怎么样,高三确确实实的开始了,我也只能去面对。
我大概算是比较特别的一种人吧?既念旧,又喜欢接受各种新鲜事物,但总是会在旧时候的某一刻,某个场景,某个画面让我自己都不知道的难以忘怀,啧,总之就是这种破性格,做什么都变得犹豫不决。

我已经暗暗决定了要卖出去自己的一些东西,因为我未来可能再也不会需要这些东西了,比如说现在正在用来打字的电脑。

 

我大概会有至少两个周目的MC玩不了了,我或许不能去追夏目友人帐第五季的更新了,暴走大事件和敖厂长的视频或许就到这里了,树莓派也没有时间研究了,很多的坑让我都不知道怎么办,草草结束?托付给别人?这都很难说,只是希望一年以后我依然可以像现在一样,拿到录取通知书之后,坐在电脑前不紧不慢的研究自己喜欢的东西,没有那么多的限制。

对于我,我是一个深度依赖互联网的人,没有网我甚至不知道怎么样完成一些本身就不是很难的事情。当然,人总要去适应的,不能真的断网就断命了。其实我还有点担心和网络脱节一年会让我看起来如何的落后。现在这个时代发展的太快了。可为了高考也就只能这样了。

其实我不庸俗,家里人甚至已经给我想好去外国怎么怎么上学这种出路了,但其实我只是想要自己支配自己的生活,不想随波逐流而已,而在中国立足,没有一个好的大学,没有一个好的平台我又该怎么办呢?说真的,我很喜欢中国,虽然这里有很多的黑幕,有狠多被和谐的东西,也有他自己固有的不完美之处。但相比较别的国家,我还是更喜欢中国,没错,发自真心。是,我也科学上网,我外地的朋友很多,我知道薄熙来这件事背后的事情,但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国家。没有为什么。另外,我不喜欢谈论政治,谁想从我这得知什么的话我是不会说的。

同时,我还希望我可以借此轻松完成我很多年来一直以来的愿望,大概就是高配电脑旗舰手机,还有一个不管是租还是买,总之属于自己的一个居室。前两者是物质需求,后者是精神需求。就是找个没有人管我我要自己解决生活一切难题的地方。

大概就是这样。为了我们愿望,或者说自己曾经做过的白日梦。


这是我近期来说,不是最后一篇就是倒数第二篇的博文了,我在日常生活中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朋友,他们都分布在中国或者世界的各地,没有网络之后,我的生活会变得怎么样还很难说,如果我想得起来,我会在退网之前和你们交换手机号,给你们发短信,至少表现一下,我还活的好好的。

 

一年后见,我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