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 Shell 身上发生了什么?

自大学来罕见的十月份在家,那么在家的 Shell 除了预定的学习日常还做了些什么呢(

十月上旬

爬山,出游,走了很多的路,也是这个月活动最多的时候,拍了一些小视频(也懒得剪辑)

照片被压缩坏掉了…好难看的颜色

修好了打印机,除去做了早就想做的小药盒和奇异人生里面的照片以外,还用 A4 纸和相纸都打印了很多的可爱图片,不过最后基本都送给妹妹了。(六个妹妹其中的两个)

Zephray 的 iBook G4 被我换了硬盘,顺便装了臭名昭著卡的要命的 leopard
过去的那个硬盘总是莫名出现未响应的情况,但原计划要换的固态硬盘因为不认盘就换了一个更大一点的机械。希望所有想要换硬盘的人先测试再装机,太难拆了。

十月中旬

发现热敏纸快过期了,用咕咕机打印了一卷阿陆的小说(连起来能绕地球五圈?)
也因为这个,十月下旬的时候还编写了适配咕咕机的 WSD 驱动程序,不知道比那些第三方打印软件高哪里去了(嘘….这可是个秘密)

得知奶奶家有了第二只猫,很粘人很可爱,会主动贴到脸前给你吸那种(在所有人里这是我的特权哦) 絶対特権主張しますっ!
值得一提的是,六个妹妹中最小的一个妹妹突然就很粘我,送我很多好吃的东西。很乖很可爱,和上面猫猫一样!(感觉自己和小孩子总是有莫名的亲和力)

试图 DIY RS232 PC 兼容键盘,后因被 dalao 提醒世界上根本没有存在过这样的设备而弃坑。
后来试图 DIY RS232 Microsoft 兼容鼠标,因为发现需要 RST 信号,因为我没有可以用的DB9接口了,弃坑。

十月下旬

研究了新的歪门邪道的黑苹果。除去拥有了更完美的 DSDT 以外…还别出心裁地安装在了U盘上,虽然也不是特别卡,但我只用了一次就再也没碰过了,原因如下:

Shell 的笔记本电脑报废了。万幸数据都还在。
试图维修电脑,买了热风枪。是第一次用热风枪。所以为了练习找了两个旧手机练手,然后手机都理所当然的报废了。
笔记本电脑外壳正在绝赞改装中,敬请期待。(毕竟 Shell 拥有从幼儿园就开始累积的丰富经验)

卖掉了两张 Switch 卡带,荷包入账 600+,这小塑料片真值钱啊。

为了安静,停掉了房间里的蜗牛星际 NAS 的机械硬盘,而现在这也是我唯一的电脑了,日常工作可以胜任,虽然经常卡卡的…

Posted in 希尔日志

2 thoughts on “最近在 Shell 身上发生了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