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档预告、年末志与见习社会人

补档预告、年末志与见习社会人

12月 16, 2021 阅读 238 字数 4008 评论 2 喜欢 0

在最初的计划中,这其实是双十一的时候就该写好的博客。但一波三折拖到了双十二的时候我才开始写。

正如题目所表达的意思,这篇文章是一些没有意义的自说自话,太忙的话可以不用看,免得浪费有限而宝贵的生命。

补档

首先是计划中的补档,虽然我知道改改时间来完成补档是一件欺骗自己愚弄读者的事情就是了。

年末深秋

12月:日常的碎碎念与补档说明/学生时代尾声/年末志
11月:毕业设计开题,新坑规划与设计(Collecting 2.0 开发)
10月:前端基础,WebSocket 的使用(直播弹幕姬开发)
09月:软件工程与过度设计(Telegram bot 的编写)
08月:生日/上海/实习日常:和我一样什么都不懂的傻学生可以看
07月(待定):现代前端基础:我的学习路线,误人子弟不要学
06月(待定):odd taxi 贴图及音乐:精彩的剧情演绎值得安利

没有意外的话,上面的文章主题将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慢慢更新

现在住院的我有的是时间。

住院

开始进行一个林黛玉的扮。这篇文章大家上个月没看到也有这傻逼病情的一份功劳。

最开始的时候,在上个月末的某天起床时感觉非常的乏力,胃口也跟着下降了。但那时候既没有发烧咳嗽也没有流鼻涕,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我抱着甜甜多糖热茉莉在校园里若无其事地继续着平常一样的生活。

第二天的时候情况便开始恶化,测得体温39摄氏度。正常来说这种异常的体温足够引起我的最高警惕,但在封校期间实在不方便出校门去医院进行诊治,我也只是去医务室简单拿了些常见的非甾体退烧抗炎药。但用药一周并没有什么卵用。

高烧太久,这时我终于决定开假条去医院了。不愧是大医院的效率,很快我就喜提诊断书,上面写着 “大叶性肺炎(重症)” 。医生右手拿着我的 X 光片,左手要过我的手机就要给班导打电话,告诉班导我今天晚上我要留在医院接受治疗而回不去学校了。由于医保所在地的原因我不能在当地立即住院,了解了情况后的医生帮我安排了急诊留观室来过夜治疗。

奇妙的是,虽然被诊断为重症,但是我的呼吸和活动似乎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样子,以至于我在医院几层楼之间奔波办理各种手续、取药充值的时候,医生都不知道我是给自己办理手续,还会问我病人在哪里。

最后我把自己安排到了这里。这神奇病房应该是设计给 COVID 2019 病人用的,空寂而清净的很。没有窗户让我有点不自在,灯光也不算特别好。好在管床医生很聊得来。接下来很快就是吊瓶 Time,因为注射了激素类药物的原因,体温直接回归正常,胃口也好了很多。这天晚上点了些和学校食堂相比花哨得多的外卖来吃,也是几天来吃得最香的一顿。

只有一个人的急诊观察病房

在这里门诊输液显然不是长久之计,于是我就开始安排回家住院的各项事宜了。除去买票,还委托我的同学/朋友帮我办了很多与请假离校相关的事情。手续很复杂,跑起来也很辛苦,垃圾学校是这样的。中间班导也给我打了很多电话来询问病情,也是我这几年难得感受到班导的温情的时候。

就像在飞机上要看空难浩劫那样,晚上睡前我把绝症主题的《四月是你的谎言》真人剧场版给看完了,全程心情没什么波澜,不知道是我的问题还是这片子的问题。

第二天。起床输液、回学校收拾宿舍、最后乘火车出发回家开始住院。走得匆匆,没有机会和大家好好告别,没有意外的话,下次见面应该是我毕业答辩的时候了。而回家住院期间的我也终于开始填坑博客了。

年末志

于是在这样的混乱中我迎来的 2021 年的最后几天;但住院的宽裕时间也给了我不少独自思考的机会。但是一年下来遇到的事情实在是很难汇编成志(log),就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吧。

最后的校园生活

当下,现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已临近毕业,在今年这一年里越来越感觉到学生这个身份的可贵与不寻常。小半年的实习经历让我终于有立场和见地对社畜和大学生这两个群体做出一些基于亲身实践的对比。同时,为了留下更多可供回忆的片段,今年年末的这些日子里自己拍照的数量也明显变多了;如果要打个比方的话,这些照片的作用就像视频编码中的 I 帧和 B 帧一样,未来能回忆起这段时光的数量多少就全靠这密集的记录了。

而关于照片影像记录,今年最离谱又最合理的事情应该当属误打误撞变成学生会干部的经历。自己分管客串的部门是学校的新媒体摄影部,而摄影部经常会有各式各样的拍摄任务,于是我的回忆记录就有了职务之便的帮助变得轻松合理。也是因为需要出各种各样的活动,才不得不有了出门拍摄的动机(苦笑

屑校文艺活动
与我们一同拍摄活动的专业摄像师傅

而在另一方面,作为学生会成员的我和刚刚入学、年龄比我小得多的小干事们相处的机会也比其他同级同学多得多。与他们相处真是可以轻易感受到青春的易逝、学生时代的短暂、而机会随年龄增长越来越少等微妙的人生感慨。

见习社会人,上海的暑假

回想年初还在紧锣密鼓为实习面试做准备,背八股刷题的时候,就在各式各样的社区中已经听闻很多大二甚至大一学生在刚刚入学后就在和我一样全力准备实习了。感慨于他们的超前眼界和行动力,我大一刚刚入学的时候还没想好自己以后要做后端还是前端开发,甚至连自己要不要成为程序员这件事都没想明白。leetcode 和牛客更是都没打开过几次。而我开始准备面试还是后来在朋友说明了互联网行业实习经验之重要后才开始的。属实是直接输在了起跑线并睡着。

比大多数人准备更不充分的直接后果就是让找实习的经历变得阻碍重重,除了自己太菜当然肯定也和我眼高手低投了一堆大厂有直接的关系。印象比较深刻的有挂了字节笔试、美团一面、京东一面、网易二面;还有合合信息三面全过但最后口头 offer 没兑现的傻逼情况;最后直到人住在 @ntzyz/@kasora 家一周后我才终于找到待遇还行肯收留我的公司。

住家(也称克里姆林宫)窗外,大城市一角,进行一个坐标的暴露

除此之外,也在上海和朋友们度过了一个各种玩乐印象深刻的暑假。
后面会写一篇专门的文章来详细介绍,还会把链接贴过来的,这里就先缩减篇幅吧。

128 倍合约杠杆!

在前往上海之前,我还图一乐地进行了一些虚拟货币的炒。

具体的投入和回报会暴露自己的经济状况,就不提了。每天高强度的金融知识学习让我甚至有一种在读 MBA 的错觉,和朋友们以赌博的名义专门开了一个 Telegram 群交流亏钱心得(大雾)

这段时间也是今年睡眠最浅的一段时间;就算是凌晨两点钟开始睡觉,也能在五点钟自然醒来看盘,一旦开始看盘便无心继续睡觉了,每天上课的时候也在看盘,每天走在路上的时候也在看盘,每天吃饭的时候还是在看盘。

同时 Biance 的客户端设计狗屎,又费流量又费电,当时看系统的电量统计,每天大约有 60%+ 的电量都浪费在了炒币上。与此同时,我的电脑也没闲着;用着宿舍免费的电力,24*7 高强度挖机枪池,每天大概有 10 CNY,1.5 USDT 的收入拿来充当交易手续费;可以说是非常不环保了。

可能因为那个时候的币价波动实在是太过离谱了,炒币玩家激增。我居然在教室也看到了一个一般通过火币用户,可惜没和他搭话问问收益怎么样(逃

校园生活下的远程实习

可能是今年,乃至所有校园生活中体验最别致的一段时间了。

学校因为封销管理的策略使我在没有什么课需要上的情况下也不得不离开上海回到学校。也许是当初工资要得实在是少了,就算是我不得不要离开公司办公,他们还是帮我办理了居家办公 (此后简称 WFH)。

每天需要对着电脑屏幕拍照来完成上下班打卡;开会的时候需要找到安静的地方,甚至从正在上课的教室离开来与会;每天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呆在电脑前来写代码。为了恰到这份工资,我的行动模式和身边同学们产生了显著的差异。

在同学们都在打游戏的时候,或者是他们出活动在外面拍照的时候,我只有在电脑前写代码/处理 oncall。有时候看着校园里并肩走过的同学们甚至有一种我不属于他们,他们才拥有真正青春的感觉。同时,每天无论走到哪里,就算是户外的社团活动也都背着电脑的体验说实话也不太行。想过要不要买一台轻薄的电脑来随身携带,后来还是决定把这份预算放在扩充现在电脑 RAM 上更合适一些。

基本就是这样的生活体验

当然,拿到了相当于超级加倍巨额生活费工资的我在消费模式上也和同学们产生了显著的差异(笑

每天都吃薯条套餐,每天都有奶茶、换了 iPhone 脱离 Android 苦海、还在 Steam 中完成了多次喜加一,还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攒下了自认为很多等零花钱。可以说是在学生群体中显得极为潇洒了。虽然因为封校的原因,实际可以消费娱乐的地方不多。

通过这段时间的校内实习,有了充分横向对比的机会后我开始深刻的体会到校园生活和未来工作的利弊了。也是从这个时候我才开始考虑要不要考研来提升一下自己方便找到更好的平台,顺便再把即将到来的社畜生活往后拖两年一类的。

有过工作经历后,对充满中学感的教室变得更留心了
教室里漂亮的夕阳

以后再说吧,还是先多写代码多读书比较让人安心。

摄影社/摄影部生活

WFH 时候我通常会呆在新媒体办公室工位,有桌椅电源,条件要比其他地方更好一些。除了让校园生活与社畜生活的横向对比更强烈些,也和摄影社/摄影部的其他成员往来更密切了些。

被迫害在逃离中的摄影部干事
配件很多,甲方快乐
比起拍照,更喜欢被拍照的部门颜值担当
荧光夜跑活动,在草坪上手动回收航拍无人机避免伤桨
装做认真的办公室日常
更早时候的舞台拍摄
也是排场很大的活动

也算是和大家度过了对我来说相对难忘的毕业最后一年,虽然因为在工作的原因其实还是有些草率。

今年的其他一些日子

除去以上的校园生活。因为暑期实习的原因今年有几乎一年的时间没有回家,上次在家的时候还是过年的时候。结果时至今日一转眼又要开始过年了,充满了不真实感。

奶奶家除夕时候装点的灯笼
热闹热闹的大年初二
自驾游,一些翻新古建筑群

大概就是这样的一年

因为今年几乎一年都没有写过博客,而实际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比上文写出来的多得多,都有点不知道怎么样在这篇文章里取舍详略。

无论怎么说,作为象牙塔中的最后一年,也许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遗憾。但大概没有机会再体验一次这样的一年本身就是一种遗憾吧?

评论列表

  1. Alatina睡不醒说道:

    希望一切安好,你永远是那个有自己小世界的少年!

  2. 大凡砸(托尼不带水)说道:

    叶桑,很开心在大学校园里能够遇见你,很珍惜与你共事/学习的时光,荏苒的时光蹉跎了岁月,希望你能够在摄影、coding等方面再创新的佳绩,(话说甲方快乐机确实很快乐233333),假期愉快~早日康复~~~~就这样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