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y,我的艺考经历

其实长期以来我对这个话题都是闭而不提的,老师在问起来的时候我也慌慌张张不知道怎么回答。嘛….就是玩脱了而并没有考中想要去的学校。

过了那么久也开始渐渐接受现在的自己,其实一切都还好,只是当时自己有坎过不去吧,前几天晚上和朋友聊天。聊起艺考的那段时间就随手翻了翻自己的相册,翻了好一阵才找到当时在画室留下的照片。那段平淡无奇但回忆起来特别有趣的过往还是挺令人怀念的。以至于让我有点向往。

好棒啊,我有机会参加艺考

出于家庭原因,我有一定的美术基础,又因为我叔叔在外面有美术班,我并没有选择和大多数人一样参加外面的美术艺考培训班。最开始的时候我只会在学校下午晚自习时间去画画,从十一月初开始我才不去上课每天泡画室的,讲道理在那段时间里我的生活并不像回忆里那样有趣,每天8点起床,带着昨夜凌晨2点完工的素描头像独自向画室走去,路上已经没有了赶去上学的学生,取而代之的是广场舞老太太和来来往往去买东西的持家的人,带着耳机走在路上,想着今天一早又要画什么东西,听着LoveLive的歌,又是这样的一天开始了。每天的内容都很平常,头像,色彩,速写的三位一体,从8点半到画室一直画到晚上7点,中间有几十分钟的吃饭时间,就这样。能让我感到一丝欣慰和坚持下去的力量大概只有前任的鼓励和我妹对我的关心吧。那段时间大概会是我高中三年里最充实的一段时间了,除去那段时间的经历,大概只能用颓废来形容我?

刚刚升起太阳的早上,没有完全冒出地平线的太阳

每天以一种奇怪的心态去画画,一种使命感,就像是只要我能画成什么什么样这个世界就被拯救了的那种感觉。画室里有WiFi可以用,10Mbps不算快但听歌看番足矣,当然我是没有时间看那些东西的,即使手不离笔一直画也很难在规定的时间之内完成…已经不记得当时看过什么番了,大概根本就没看什么番只是缓存下来了吧。所以生活就是每天独自听着歌,画啊画,自己也渐渐麻木了。看着手机上忽闪忽闪的绿色指示灯,猜着群里的大家在聊什么内容但又没有时间打开屏幕去看一看。叔叔会不定期回来检查我画的怎么样,并加以修改和指导。日复一日的小板凳,网易云音乐日推,还有蹭得到处都是的颜料渐渐习以为常。每天上午的九点是我最喜欢的一段时间,阳光从右手边的窗户洒下,让人心情愉悦…..

独享的画室和我的座位

其实这是一项很累的活动,无论是体力还是心理,心理上我大概说不出什么条条道道的,但是体力上…在下午时段我经常画着画着就睡着了,大概和休息时间不足有很大的关系。我叔叔家的两个十岁的妹妹,其中姐姐和我的关系特别好,那段时间如果她在班里的话比如放学后来写作业,会经常帮我捶背拍肩送水和零食一类,在我因为有些累而躺床的时候也会躺在一边静静看着我。虽然实际上没有什么效果但心情就会变好,我也很感谢她,很多事情的出发点也变成了别让她失望,再说说妹妹,她的话虽然没有姐姐和我那么近,但晚上她们小学放学后来美术班写作业的时候总会给我带各种小点心,传写着鼓励我的小纸条,是特别特别感动的了。那段时间真的是德国骨科啊(雾

美术这种事情,除去作品只说器材,大概最美好的事情就是看到整整齐齐的,按照纯度色相规整排列又没用用过痕迹的新颜料了吧,第一次用这样颜料的时候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笔下去,把笔上已有的颜色调和进去让这种自认为美好的东西受到破坏。然而很明显,被破坏这种事情是不可避免的,于是到了后来也就不会去注意这种细枝末节的问题了

相信不考美术的你看到这样的颜料也会感受到世界的美好吧

叔叔对我也很好,虽然各方面要求都很严格,但我其实完全可以理解,虽然这样的严厉在我妹看来批评无异,经常会从身后搂着我的脖子像是让我不要在意一样,我也会借机休息休息,然后继续投入到创作(大雾)之中。有的时候我也会被这样的负面情绪所包围,会想到自己的能力是否只是如此,会对明明已经认真去画的自己感到怀疑和不信任。晚上回家独自走在路上边走边想又想不明白,最后的结论依然是坚持,无论是前任对我的期盼也好,还是妹妹对我的鼓励也好,都是我能坚持下去的动力。打开手机听一听μ’s,想起她们九个人是怎么样坚持而成功的,自己也慢慢平静了。流泪流汗又或是小小的成功,在五月后的今天看来,都已经变得微不足道。
嘛,话说回来,虽然严格要求我还一犯再犯,不过我们关系一直很棒,经常跟着他一起出去蹭饭吃,自驾观景;或者闲暇下来去他投资上十万,他所为之骄傲并因此长期吃土的的视听室看电影什么的。不过我也不是很懂音响,还好对电子稍懂些还能夸一夸他的器材有多好23333

还有百忙之中不知道怎么偷闲,跑去前任的学校在外面一起吃饭聊天什么的,最后带着她帮我准备的小零食偷偷跑回画室的事情,这种操作也是6得飞起。

那段时间的繁忙与迷茫,辛苦和快乐都是我后来直到现在都津津乐道的话题,虽然通常并不会说出来,只是自己想一想。

12月17号的晚上,礼拜六,艺考的最后一天。我依然去了画室,虽然画室里的同学都比我小,甚至有的人我都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但每个人都有祝福我可以顺利通过考试,呐,真的特别感动…..晚上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练画,也没有开电脑,心态良好状态很棒,QQ空间看到其他艺考的同学都在晒准考证。暗自感叹着明天一早就是决定一生的考试了。晚上11点的时候刚刚打开电脑,准备一些考试用到的小抄将其打印出来,突然收到一个在外面上课的朋友特地从QQ告诉我他刚刚从他另一个朋友那里听到的泄露的题目,我把消息传给我叔,我叔居然真的开车来我家现场指导我泄露的题目里的一些物体的详细画法,并分析了我的弱项让我怎么避开这些坑。

带项链的老年女性四分之三。
鉴于我不会画的锁骨结构,我们研究了怎么样用高领毛衣遮盖锁骨露出项链的方法….

这一天没有修仙,睡得很早。

印象中我反复出现的问题其实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最后的考试失利确实是因为这些问题造成的,算是比较吃亏了。在考试的时候,速写我迷一样的居然用横构图,虽然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想,但现在看起来真的是蠢爆了,素描头像肯定也还是出现了大形不准的问题,这些日常练习中经常被吐槽的问题我肯定在考试的时候都重新发挥了一遍,于是GG。值得一提的是,我是他最后一个教过的美术艺考学生,原因只是因为他觉得美术艺考太累了,没日没夜陪学生,自己还要收集资料去押题,况且他早就不教高考美术生了,我只是破例。身为最后一个学生还是他的侄子,他倾注希望和心血最多的一个人或者说是在全家都是画家这种耳濡目染的的情况下居然没考过,这种情况我也不可能对得起谁吧….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生活节奏也乱了,此时是2016年的最后一天,假装着不在意出去庆祝了跨年,送走假装不在意处于迷茫的前任准备回家,望着最后一天的夕阳也一样感到迷茫。


2017新的一年,我还能为自己再做些什么呢…

不知道自己怎么样浑浑噩噩过去了这几天,痛苦的记忆总是趋于忘记,一月五号的一晚,我和前任分手。几天后得知我们分手后第二天她接受了另一个人的表白,他们在青海旅游时候认识的,这些就都是题外话了,不提了。开学不久看了四月是你的谎言,这动画本身就虐,一时触景生情。那段时间我可能患上了抑郁,当然现在已经好了。

这就是我艺考的生活吧,平常又曲折,令人难忘….

发布者

Shell

想要成为最强萌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